最有“情趣”的IPO来了!醉清风年销10亿冲刺第一股

文 / 四海

出品 / 节点财经

" 情趣第一股 " 要来了,男股民占大多数的 A 股是不是有点激动?

近日,上海醉清风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 醉清风 ")发布招股说明书,计划登陆创业板。如果说这家公司的名字并不广为人知的话,那么当听到谜姬、霏慕时,相信必有一部分看客会心中一动,再提起冈本、杜蕾斯、杰士邦等一众知名 " 运动防护 " 品牌,应该是人尽皆知。

不错,研发生产或代理上述产品便是醉清风的主要业务,自带私密特性的两性行业与公众资本市场的第一次交融接触,自然赚得了不少眼球。

/ 01 /

创谜姬卖冈本

杨昌亮弃 " 法 " 从 " 情 " 营收 10 亿

如果不是感受到了电商悄无声息发展过程中蕴藏的颠覆性脉搏,如果没有泡在论坛看人谈天说地的业余爱好,法律专业出身的杨昌亮绝对不会在 2008 年辞去销售工作,进而通过论坛对成人行业有所了解,更不会在 4 年之后与其妻叶君丽出资 100 万成立上海享趣公司,走上两性健康行业淘金之路。

在享趣正式成立之前,杨昌亮有过情趣用品线上销售经历,并一度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醉清风 " 一名便出自该段时期。2010 年前,店铺顺风顺水,整个电商情趣行业发展势头十分迅猛。但当年 1 月的涉黄信息严查在所有从业者头上重重打下一棒,一大批线上店铺倒闭,醉清风虽然身处风暴中心,但由于当时没有跟风逃跑而是继续坚持,反而因祸得福,在减少了一大半竞争者的市场里,一跃成为元老级店铺,发展壮大。

然而,此次事件依然给杨昌亮敲了警钟,在接下来的数年里,避免踩到法律红线、利用不成熟的行业环境迅速发展成为醉清风恪守的两条基本线。

在经营上杨昌亮一改大尺度敏感宣传的行业习惯,用法律学生的严谨思维谨慎适度的宣传自家产品,点到为止却让人心知肚明;除此之外,盗图侵权行为在当时的情趣行业内部十分盛行,杨昌亮为了规避违法风险,特意选用无版权图片,甚至请专业模特拍照宣传。

另一方面,在股权控制上,夫妻二人在成立享趣后的数年里,通过 1 次增减资、2 次股权转让,将公司控制权牢牢掌控在自己手里。2020 年 11 月中旬,股东会正式通过股改决议,同意上海享趣以 2020 年 3 季末的 1.29 亿元净资产为基础,以 2.16:1 的比例折合为 6000 万股股本的股份有限公司。

改制完成后,公司股权结构如下所示:

图片来源:企业招股说明书

值得注意的是,网趣投资为杨、叶夫妇的控股公司,所持醉清风的 50% 股权实际归属于杨、叶夫妇,乐享趣活则是职工持股平台,夫妻俩又合计持股 22.85%,间接持有醉清风 3.43% 股份,再加上二人分别直接持有的 25% 和 5%,两位创始人享有的醉清风股权合计达到 83.43%,占据绝对主导地位。

站在此时来看,虽然招股书是 6 月下旬才发布,但上市车轮应在公司准备改制的那一刻起便开始缓缓向前滚动。毕竟以夫妻二人在公司占据的绝对权益以及公司近几年的业绩表现,此时不搏何时搏?

自 2016 年起,公司销售额便已突破 5 亿元,此后继续增长,2018 至 2020 年营业收入分别为 7.61 亿元、9.65 亿元及 10.67 亿元,增幅分别为 26.67%、10.67%。在扣非净利润、每股收益、净资产收益率等指标上,2020 年虽较去年有所下滑,但依然维持在不错的水平。

图片来源:企业招股说明书

公司建立了 " 自有品牌 + 总代品牌 + 其他品牌代理 " 的品牌体系,一边打造自有器具谜姬、霏慕系列,一边承揽下了包括杰士邦、冈本、对子哈特等国际知名两性防护及成人健慰产品,双管齐下。

即使是在公共渠道谈 " 性 " 噤声的中国,醉清风依然成功的把控住了潜在市场。截至 2020 年末,天猫醉清风旗舰店累计粉丝及会员数量已分别达到 180 万余人和 130 万余人,全年浏览量超过 7.6 亿次,共有 753 万人成为醉清风客户。

有意思的是,从近三年主营业务收入构成变化中,我们似乎也能感受到当代人生理心理需求的变化趋势。

图片来源:企业招股说明书

由上图可见,器具类收入占比呈逐年上升之势,计生类居于次席,上文介绍过醉清风代理销售的可都是国际知名计生大牌。饶是如此,当下 " 杜蕾斯 " 已然难敌 " 谜姬 ",人们的两性观念与前人相比已然发生了质变。

按照醉清风收入渠道划分,线上销售额对收入贡献达到 98% 以上,成为主要渠道,近两年电商收入增长分别为 26.26% 和 9.84%。这意味着,醉清风电商模块是企业想要长足发展的必争之地。

虽然前文提到醉清风平日谨慎经营以求避免陷入违法漩涡,但由于彼时相关法律法规不够完善,且行业整体 " 小乱散 " 的特点,想在一片混战中突破重围," 特事特办 " 思路将醉清风引入了极度灰色的刷单地带,这一点直到今天依然为人所诟病。

根据企业自曝,为了提高排名和好评率,公司在报告期内存在刷单行为,但由于未将刷单额计入销售收入,故不存在虚增业绩情形。报告期内,含税刷单订单额占各期含税销售收入之比分别为 3.17%、0.77% 和 1.4%,按报告期内销售金额匡算,已达到数千万元。

杨、叶夫妇已经承诺,若公司因此事受到的处罚或遭受任何损失,二人愿做出相应赔偿。关于此事的后续处理交由有关部门鉴定定夺暂且不表,如此大规模刷单确实帮助醉清风达到目的,顺利完成前期引流。

此外,在较为野蛮粗狂的两性行业,没有普遍通用的规则,局势并不明朗。醉清风在此时一反常人静观其变的心理,凭借通过各种方式取得的前期优势争当出头鸟,积极参加行业内相关产品的标准制定起草工作,杨昌亮还担任中国日用杂品工业协会两性健康用品分会会长一职,在业内风头一时无两。

照此看来,目前除了曾经的刷单行可能会给醉清风成功上市带来一定不确定影响外,其余方面堪称顺风顺水。然而,当我们通过说明书进一步了解该家企业时会发现,想要顺利过会,并非那么简单。

/ 02 /

3 年分红 2.39 亿

拿了利润再上市?

通常情况下,企业在筹资过程中往往遵循着先拿自有资金、再用债务融资,最后借助股权融资的顺序。试想,哪会有人情愿他人白白染指自家企业?因此,只有当企业发展在过程中发现巨大商机,产生巨额融资需求却难以通过前两种方式解渴时,才会考虑公开筹集资金邀请他人入伙。

然而上述融资顺序只是针对公司运营的最优选择,远不能帮股东达到快速获利的目的。如何闪电变现,醉清风给出了标准示范。

2017 年 5 月 31 日至 2020 年 9 月 4 日这短短三年多一点的时段里,醉清风大额分红 8 次,除 2017、2018 两年每年分红一次外,接下来的两年每年分红三次,前后含税分红累计金额达到 2.39 亿元。

如图所示,报告期内醉清风期末资产总额分别为 1.59 亿元、2.34 亿元和 2.61 亿元,三年平均资产总额达到 2.18 亿元,小于三年合计分出的 2.39 亿元含税股利,足足分没了一个公司。

粗略计算的话,合计持有公司 83.43% 股份的创始人夫妇自然赚得盆满钵满,但公司接下来扩大运营或受到不利影响。

直接受到冲击的肯定是醉清风的现金流量情况。考虑到公司电商运营为主的销售模式和与上游供应商对话中的强势地位,企业经营活动现金流一直处在较为舒适的境况。2018 年至 2020 年,公司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入分别为 6920.74 万元、1.01 亿元及 9547.66 万元,由于期间并无重大投资项目,因此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增益完全能够为企业集中力量办大事提供有力保障。

然而在经过数次大额分红洗礼后,公司近三年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仅为 772.38 万元、-460.41 万元及 118.66 万元,为企业正常周转埋下隐患。

截至 2020 年末,企业能够马上变现的资产总额合计存 4533.04 万元,难以填补 6528.79 万元的应付账款。即使加上回款质量较高的应收账款,三者合计不过只比应付多出 902.42 万元,以醉清风的体量来看,千万不到的富裕金额并不保险。

虽然企业称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2020 年末的应付账款均已结清,但从醉清风的财务状况来看,难免要承受几分煎熬。

其次,这种实控人瓜分家底后再公开募资的行为饱受人们质疑,颇有 " 庄家紧吃、公司吃紧 " 嫌疑。如果醉清风无法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回复,投资者恐怕很难安心投钱。

可令醉清风头疼的是,如何以巧妙的方式升华一下巨额分红的目的。如果实控人打的是自家先吃饱,然后拉人干事业的小算盘,那么自然很难有人甘当冤大头;如果是因为感觉彼时并没有好的投资扩建项目,那么为何又选择在最后一次分完红的两个月后完成公司改制,接下来又准备 IPO?

/ 03 /

4.8 亿募资建造 3 大中心

63 万固定资产 " 蝇量级 " 选手想做什么?

醉清风对此次募集资金的计划用途,同样让人心生疑惑。

企业拟通过本次 IPO 筹资 5.66 亿元,分别用于综合运营协同管理中心建设项目、一体化仓储物流中心建设项目和客服及培训中心建设项目建设以及补充流动资金,其中投建三大项目合计耗资 4.85 亿元。

醉清风 2020 年末固定资产净额仅为 62.98 万元,其中包括 37.81 万办公设备,堪称企业界的 " 蝇量级 " 选手,此次上马三个项目,预示其将要进行重装升级?

问题是,三大项目真的如此必要吗?背后是否有其他目的?

首先需要了解的是,醉清风并无自有房产,办公地点是租赁得来的,且存在出租方权属瑕疵、房屋建筑物的土地性质为工业用地而非商业用地、租赁合同未办理备案手续等大小问题,存在一定隐患。综合运营中心项目计划在上海购置 3000 平米的管理中心大楼,妥善安置实验室、设计室、仓储管理中心、系统运营中心等研发职能部门。场地购置预计要花费 1.2 亿元,是该项目的主要支出部分。

因此,该项目某种程度上可看成是企业的买地救急款。

如果说运营中心项目尚有大额投资必要的话,那么耗资 7216 万元和 8776.5 万元分别建立仓储物流中心和客服培训中心的计划颇有些脑洞大开。

首先醉清风虽属销售行业难免要备货备料,但是否真的到了需要建造专门仓储物流中心的程度。回顾近阶段专门建造仓储物流中心的企业,清一色都是京东、叮咚买菜、美团等大佬,醉清风近几年虽发展迅猛,但与这几家相比仍有相当大的差距。

再者企业自称拥有一套数据分析体系,能够进行库存管理,但从近几年存货周转情况来看,远没有外界预期的那么理想。近三年公司期末存货分别为 1.08 亿元、1.31 亿元及 1.39 亿元,占资产比重则达到了 67.92%、55.98% 和 53.26%。

考虑到财报时点企业刚刚经过双十一、双十二等活动,且距离年中大促尚远,这般存货表现难免令人疑惑。如此结构失衡性的问题,恐怕远远不是一个仓储物流中心能解决的。

客服培训中心同样令人心生疑惑。在招股书岗位结构部分,可以看到 2020 年末公司客服人员数量仅为 110 名,占比 19.82%。招股书中称由于客服岗对人员要求较低,用人较多且人员流动性大,在 2020 年前一度采用外包的方式。

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不知醉清风接下来是准备扩张到何种宏大的规模,才会考虑为目前人数占比很小,且被官方定性为 " 人员要求较低 " 的客服人员专门建立一个培训中心。

当然,电商时代,贴心的客服和优质的服务能为企业销售增色不少,但如此大兴土木的项目建设是否有些夸张?

究竟建造客服中心背后有什么玄机,通过对项目概算的进一步了解,可以发现一些端倪。客服中心项目中大部分资金将用于购置 2500 平方米的办公大楼,该办公楼将会承担客服中心、培训中心、行政中心等几大职能,预计支出 4500 万,占项目投资总额的 51.27%。

综上,醉清风此次募集资金中,与企业购置房产相关的支出将达到 1.86 亿,占募集资金总额的三分之一,不考虑补充流动资金部分的话,购置房产相关支出占比则上升到 38.35%。

可见,一旦公司上市成功募足资金," 住房难 " 问题将迎刃而解。但对推动企业运营发展到底能助力多少,仍要进一步观察。

接下来醉清风将面临监管机构的质询,曾自曝刷单 " 黑料 " 的公司和监管之间将如何对话和博弈,进而将故事推向新的高潮,值得期待。